• 关注官方微信 微信公众号 添加方式:
    1:搜索微信号(19999599959
    2:扫描左侧二维码
  • 登录 注册
  • 充值现金
  • 火财经 - 数字资产门户网站

    时艳强对话尹喜相:解读不一样的中韩区块链投资战略

    2018-8-10 16:10 / 发布者 : Marco / 查看 : 13568 / 评论 : 0

    摘要 : 近期SEC没有通过比特币ETF的事件,其实并非是拒绝,而是延期。对话嘉宾:尹喜相 Eric YoonNEXUS ONE联合创始人CIO中韩区块链青年协会发起人时艳强布洛克科技创始人全球高校区块链爱好者联盟主席开场时艳强:各位布洛 ...

    近期SEC没有通过比特币ETF的事件,其实并非是拒绝,而是延期。

    时艳强对话尹喜相:解读不一样的中韩区块链投资战略


    对话嘉宾:

    尹喜相 Eric Yoon

    NEXUS ONE联合创始人&CIO

    中韩区块链青年协会发起人

    时艳强

    布洛克科技创始人

    全球高校区块链爱好者联盟主席

    开场

    时艳强:各位布洛克人,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布洛克科技】,与5000+社群1000000+布洛克人一起参与【时点对话】节目,探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本期是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133期,主题: 如何利用消息面做数字货币投资?嘉宾:尹喜相。

    尹喜相,Eric Yoon,韩国首尔出生,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方向硕士研究生,NEXUS ONE(韩国TOKEN FUND)Co-founder & CIO,中韩区块链青年协会发起人,让我们掌声有请今天的角儿:尹喜相。

    【时点对话·第一问】

    “我想成为中韩两国之间的桥梁”

    时艳强:喜相总, 您之前是从事于金融和管理方面的工作,您是出于何种机遇进入到区块链行业的呢?从传统的金融互联网产业跨界到区块链行业给您感触最深的是哪一点?您最难忘的一件事是什么?

    尹喜相:各位【布洛克科技】的朋友,大家好!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一问。我是中韩区块链青年协会的发起人兼韩国TOKEN FUND NEXUS ONE的联合创始人兼CIO,在这边负责投资,很高兴能跟大家交流。首先讲一下我的个人经历,我06年来华留学,高中毕业于人大附中,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行政管理系。上本科的时候我一直对金融产业非常感兴趣,所以毕业以后在韩国的券商和金融国企以及一家私募基金工作了一段时间。我来这个行业之前的最后一家公司是韩国的一家私募基金,是中韩合作基金的一家公司,募集韩国的资本来投资中国的基础设施市场。我们这个公司设立的目的是这样的,海外的很多投资银行比如Morgan Stanley, Goldman Sachs等等,这些公司到中国投资了很多的基础设施方面,数额非常高,而韩国和中国虽然距离非常近,但韩国人认为中国的政策风险非常大,所以投资的事情非常的少,这个情况现在还是一样,我们公司就是为了解决这种信息不对称问题而成立的一家公司。

    我在中国留学了大概十年,一直想成为中韩两国之间起桥梁作用的人,但是这家公司的投后管理非常少,也就是说这个基金能参与的空间非常小,这个工作是静态而不是动态的。而我对IT行业以及创业一直有着梦想,所以决定去年重回中国,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有一个互联网金融的硕士课程,我决定在这边读硕士。去年9月份开始读硕士以后,我发现区块链非常火,而且教授们给我们留的作业也是跟区块链和比特币有关的,比如小论文的题目就是比特币能否取代法定货币这样一个题目。所以我就开始深入研究区块链和比特币,也开始相关的投资,对这方面就有了非常深入的兴趣。今年年初我找到了创业的机会,对我来说感触最深是实现非常高的收益率的时候,我从2011年开始投资股票市场,但是没有体验过这么高的收益率。去年末正式开始投资以后短短三周时间之内,收益达到了六倍到七倍,这是我不能忘记的一个时刻。另一个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我发现Steemit这家基于区块链SYS的Service公司,我发现Steemit后感觉它非常的稀有,因为我研究代币的时候,他们只有白皮书,没有什么试用版本,但是Steemit已经有试用版本,而且有很多用户,大概是一百万,所以给我的第一印象和感觉是区块链真正能够改变世界,让我更相信而且更加爱上这个技术。

    【时点对话·第二问】

    “中韩区块链青年协会最大的价值是友谊价值”

    时艳强:您是中韩区块链青年协会的发起人, 当时建立这个协会的初衷是什么?现在主要做些什么?未来有哪些规划?您认为该协会最大的价值在哪里?

    尹喜相: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二问。因为我之前在传统金融产业工作,所以认识很多在金融行业工作的朋友们,他们都开始往区块链行业转行,比如做交易所、Token Fund等等。这些朋友们转到区块链行业以后,我就自然而然认识更多这个行业的朋友。还有从去年在中国开始读硕士的时候,也认识了很多在中国区块链行业工作的人,比如OKCoin,还有我们中国人民大学的杨东教授等等一些行业内的人。我通过询问和接触发现韩国人想了解中国市场和中国区块链从事者,中国的朋友们也想了解韩国市场和认识韩国的区块链行业从事者,虽然地理上非常近,但是我觉得双方的了解程度非常低,双方都有想多了解对方的需求,所以我建立了一个中韩区块链青年协会,这个协会是今年年初二月份成立的,现在成员大概有六十名,我们运营了一个微信群,里边有交易所、基金以及项目方的老板,还有媒体记者等等。现在这个群里主要是每个月举办一个活动,三月份中国的TokenSky在韩国举办了一个大型的区块链论坛,中韩区块链青年协会作为韩国的合伙人帮他们邀请了一些演讲人,也邀请了韩国的媒体,安排了韩国中央日报对NEO的达鸿飞采访。四月份的活动是邀请韩国最大的财经媒体每日经济新闻的区块链部门的负责人和一些记者跟我们青年协会会员举行交流晚宴。五月份的活动是把三个中国的区块链游戏项目介绍到韩国的一个中期活动,我们支持了这个活动。最近一次是上周的火币Carnival活动,我发现我们会员里很多人都作为演讲人参加了这个活动,所以活动结束以后,因为他们参与这个活动很辛苦,就给他们举办了晚宴,请他们吃了一顿好吃的韩餐,也邀请到了创世资本、节点资本、宝二爷等。韩国方邀请到了中韩合作交易所ZENIEX的老板,还有韩国的Hyperithm、以及韩国最大财经媒体每日经济新闻等等都参加了。

    我们未来的计划是从今年十月份开始要举办一个正式的活动,以前我们是以支持其他活动的形式来开展活动,十月份我们想开一个自己的正式的活动,邀请我们会员里面的一些比较懂韩国和中国市场的演讲人,来分享他们对未来的想法等等,同时也给中国和韩国的朋友们提供交流的时间。我们想定期组织这样的活动,比如每个季度都举办一次。我认为我们协会的最大的价值是让会员之间可以成为朋友,我们协会是非盈利性的,没有盈利目的,所以就没有太多事业性的目的,来参加的都是朋友。假如没有协会的名义,比如一个Token Fund或者项目方,如果是项目方的老板,去找一个Token Fund,对于Token Fund来说,可能觉得你是因为事业性的目的来联系他,有时候会有点尴尬。但是在我们协会见面的都是朋友,没有盈利目的,所以我们吃饭的时候在桌上可以聊聊各自的孩子,让大家看看自己孩子的照片,谈谈恋爱的故事,或者聊聊自己买房的内容等等,都是生活上的内容,大家暂时离开区块链的工作,以朋友的身份来交流,这就是我们协会的价值,让这个行业的从事者们相互之间成为非常好的朋友。

    【时点对话·第三问】

    “项目投资策略分为基本面和技术面”

    时艳强:NEXUS ONE是一家建立在韩国的Token Fund ,您们投资项目会选择在哪个阶段介入?偏好什么领域的项目?筛选项目的标准是怎样的?说说你们的投资策略。

    尹喜相: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三问。我们主要投资I-C-O项目,NEXUS ONE是建立在韩国首尔的Token Fund,主要投资I-C-O项目。我们主要参与早期的发行市场,参与一些I-C-O项目方发的代币的天使轮或者机构轮,我们投资于这个阶段。我们不仅提供资金,还对项目方提供一些可以提高价值的一些服务。比如中国项目我们可以帮这个项目建立韩国的社群,也对韩国的媒体进行宣传,也可以连接一些韩国的资源,比如交易所等等。我们追求投资的项目方和Fund 一起成长,在这个角度上看,我们更像是一家区块链加速器,也具有中国的LBank等等的交易所的基石节点,所以我们把所有的资源提供给我们的项目方,现在投资并提供加速器服务的公司大概有十家,其中中国的项目比较多,比如说Block Cloud积木云、哈希世界Modi Back等等,中国的项目比较多,也有韩国的项目,也有第三国家的项目。

    关于偏好什么领域的项目的问题,其实我们不怎么分项目的种类,我们已投资过的领域不会再投,尽量避免重复。所以我们会投资公链,也会投资DApp应用开发商。未来我们比较关注的项目是Inter-chain project跨链项目,因为现在公链太多,比如第三代以太坊,第三代区块链,第四代区块链,甚至第五代区块链都有了,未来连接这些公链的Inter-chain跨链项目,肯定会有需求,肯定会发展。因为现在很多公链的项目今年就开始主网上线,所以明年初Inter-chain项目会引人关注,所以我们现在比较关注这个项目。投资战略我们是主要看两个要素,一个是基本面,第二个是技术面,有点类似于股票投资,但是也有点不一样,因为股票投资应该有销售额,也有财务报表。但是I-C-O项目没有财务报表,我们可以参考的数据比较少,所以基本面里边最重要的还是团队,你的领域、item再好,团队不好也不行,应该要有可以执行梦想的能力,也要有技术团队。所以,基本面里边重要的还是团队,我们投资之前一定要见见这个团队。基本面里边还有一个重要的是试验模型,因为I-C-O只是一个众筹的手段,也是Fund raising一个手段,所以这个钱用完了以后,还是需要赚钱,要有你自己的营业收入,所以盈利模式是非常重要的。现在Token基本上只有交易和投资的功能,除了这个以外没有太大的实用案例,所以我觉得未来肯定需要一个实用案例的代币项目出来,这样产业才能发展,所以我们正在找这些项目。

    另一个大的要素是技术面,技术要素跟代币的价格有关,因为基金的基本史历史来自于收益率,所以,对于基金来说,收益率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所以我们也看重技术要素。技术要素里边有什么?有Token Economy,也有Token发行有关的数据,比如hardcap、softcap总发行量、I-C-O比率、早期流通量、守仓计划,还看一些媒体的宣传的情况,也看建群的情况,尤其海外建群的情况,还会参考一些I-C-O评估的网站,比如说I-C-O drops, ICO Rating, ICO Bench等等。技术面里边我比较看重的hard cap和I-C-O比例,比如handcap是一个亿人民币,但是I-C-O比例是10%,整体代币的价值为十个亿,但hard cap是0.5个亿,I-C-O比例是50%,整个代币的价值是一个亿,所以不能只看hard cap,还得看I-C-O比例。早期的流通量也是非常重要,比如代币一上锁,卖掉的流通量太多,那这个价格肯定上不去。守仓计划也非常重要,最近很多都是六个月以上,甚至一年也都有,传统的股票市场IPO,对大股东来说应该有一个三年不能卖掉的期间,也是保护投资者,但是之前的I-C-O对这方面投资者的保护非常的不完善。所以,我们最近要找一些设计比较好的团队。海外社群这个情况也是非常重要,因为之前普通的初创企业和I-C-O初创企业的不一样的点在于海外社群,之前的初创企业比如在中国创业,只能在中国发展,想进军海外市场需要耗费很大的力量和精力。但是I-C-O从世界各国的投资者都可以融资,所以他们既是投资者,还是未来你产品的用户。所以建立更多样国家的海外社群,对未来事业的发展和进军海外市场是非常有利。

    【时点对话·第四问】

    “中韩可以共享对方各自的优势”

    时艳强:在您看来,中韩两国区块链行业差异在技术、从业者、项目这几个层面上,各有什么样的特点,双方的优劣势在哪里?具体如何优势互补,共同进步?

    尹喜相: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四问。我整合整个因素综合性来讲讲我所了解的中韩两国市场,首先先讲一下我所了解的中国的情况,我觉得中国开发新的事业模式的能力非常的强,自从去年九月份中国政府禁止I-C-O和和法币对加密货币交易以后,很多交易所关停交易所平台了,中国的市场份额也一下子下滑了。但是开放了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等模式重新找回了领先市场的主导地位,后来Fcoin等新型的交易所开发了交易即挖矿模式,也威胁了大型交易所的主导战略地位。我觉得中国的开发事业模式的想象力和执行能力非常的强,而且I-C-O项目方的一些种类也非常的多,应用层面的DApp和protocol层面的公链都有广泛的开发,并且社群的数量也远远超过其他国家的规模。中国政府表面上禁止I-C-O,但是比所有的国家研究的多。世界上区块链算力最多的国家是美国和中国,中国的很多专利是中国国企持有的,而且工业信息化部也有一个下属研究机构,定期评价每个代币的一些技术评价,这个排名也定期发表。所以中国的政府对区块链技术非常的关注,也研究得非常的多。

    韩国开发公链的项目比较少,开发应用端的项目比较多,而且韩国的投资者热度非常高,特别是二级市场的个人投资者非常的活跃。上上周韩国有比较大的一个区块链活动,我们那周叫韩国区块链周,我也参加之后有几个感想:从全世界各地的区块链从事者聚集到首尔分享了自己对区块链的新的想法、新的成就,在全世界里韩国的区块链市场也算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非常大的市场。我觉得这个原因就是来自于韩国个人投资者的投资热度,这个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最近韩国个人投资者的热度没有去年高,越来越多的用户离开这个市场,因为价格越来越低,所以他们忍不住都离开了这个市场。市值前一百名以内的韩国代币只有一个,ICON(ICX) 只有一个。与韩国的代币交易交易量相比,韩国的项目数量非常少,可以理解为韩国的开发力量相对弱,而且韩国开发者的数量也非常少。我觉得韩国为了维持并开发发展,世界对韩国区块链市场的关注度需要提高,开发力量也需要政府的支持。要有真正的技术的发展诞生、实际使用案例的区块链应用端的应用程序app,这样才有真有韩国市场的发展,所以我们作为项目方也在找可以有实际案例的项目。

    总的来说,中国的技术非常的好、开发者资源非常丰富,韩国开发者资源非常的有限,但韩国的二级市场用户非常的活跃、用户的反馈也非常快非常准,因为韩国的网络普及率是世界最高的国家,这种技术设施环境非常好。所以在韩国如果公开一个产品的试用版本,可以很快的获得对产品的正确反馈。我们可以共享对方各自的优势,如果中国的开发资源与韩国的项目方分享各自的优势,那么韩国的区块链产品种类也更多样化、更具有竞争力,开发的能力也能增长。中国优秀的项目进军韩国市场可以提高产品和代币的活跃性,有利于项目快速增长。韩国的项目最后实际进行试验的时候也可以进军中国市场获得广大的市场资源,这样对两国的区块链产业的发展会有更迅速的发展。我们作为中韩友好的基金为两国的发展会尽力帮助项目方在中国和韩国两国发展。

    【时点对话·第五问】

    “政府对数字货币的政策完善过后机会将会变少”

    时艳强:在G20峰会上,各国的加密货币监管态度不一,中国全面禁止I-C-O,韩国的加密货币是违法的,您对于这样的大环境背景有什么样的看法?应该怎样应对?

    尹喜相: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五问。首先,我来解释一下各国的加密货币监管态度不一样的原因,我举中国、韩国和日本的例子来解释。我觉得中国和韩国和日本三个国家的消费的习惯不一样、纳税的情况也不一样。中国人消费喜欢用微信或者支付宝来支付,韩国喜欢刷卡,就是信用卡和借记卡来支付,每个韩国成年人百分之九十七的人都持有一张以上的借记卡或信用卡,所以信用卡的普及率基本上是达到百分之百。每个韩国人都用信用卡或借记卡来支付,基本不用现金。但是日本还是用现金的比较多,去日本旅游会发现肯定需要买一个硬币钱包,因为他们现在还在用这些现金。所以从政府的角度来看,如果普通老百姓喜欢用现金来支付,那么政府收税非常困难。因为用现金的话政府不能统计他们的销售、消费,这是很难统计的,只能靠每个人的申报的额度来要求收税。但是如果用加密货币来支付,在区块链网络上都有记录,所以纳税方面对政府来说是有好处的,统计老百姓的消费额非常的简便。韩国政府只能从信用卡公司拿到这些消费信息,纳税收税非常的容易。中国也从支付宝和微信钱包公司拿到一些信息,收税也就非常容易。所以他们不需要加密货币,中国和韩国都是禁止I-C-O和对加密货币管的比较严,所以我觉得也有这种原因。但是日本不一样,他们对加密货币非常的开放。而且要纠正的一个点是韩国全面禁止I-C-O,但是加密货币不是违法的,我们都可以交易,现在韩国的NEXUS大的交易所都在用。现在韩国施加压力的方面是银行施加压力,所以交易所要跟银行合作才能开虚拟账户。但是因为有政府的压力,所以银行不愿意给新的交易所开设新的虚拟账户,用户想冲法币的时候肯定需要一个银行的虚拟账户,但不给新的交易所开虚拟账户,所以加密货币的活跃度没有以前高。

    虽然现在政府的态度不是特别的友好,但是未来的大方向还是开放的,因为这是不可逆流的历史的一个潮流,是历史的需求。最近韩国政府的态度缓和一些。比如今天刚刚济州岛政府对中央政府提交了建设济州岛criticalwell的一个政策邀请,具体内容是在济州岛建立一个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global生态的特区,在济州岛可以保障自由自在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交易活动,包括虚拟货币、虚拟账户的开设等问题不受影响。所以最近的政府的表态跟去年相比的话缓和了很多,未来要开放的地方也很多。

    怎么应对这个市场?等政府政策非常完善的时候反而机会变少了,所以趁现在政策没有完善的时候要勇于参与这个市场,勇于投资加密货币。现在我觉得市场处于低迷的一个阶段,如果这个市场价格非常高的时候进入这个行业的话,那么算是已经晚了,所以我觉得现在是正好参与投资的时机。

    【时点对话·第六问】

    “我们应该尽快把区块链技术应用在实际案例上”

    时艳强:现在区块链行业呈现出一片乱象,比如说一些恶意I-C-O区块链项目等、您对此如何评价?您怎么看待区块链项目的社会责任?应该如何去履行?

    尹喜相: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六问。我觉得区块链整个产业在卖故事,去年有白皮书就可以融到几个亿、几十个亿的人民币。当时甚至没有原型、没有试用版本的时候也可以很容易的用白皮书融资,但现在的情况越来越不一样了,现在融资比去年相对要少得多,很多项目的hard cap低于两千万美金,跟去年相比这个情况完全不一样。所以今年要进行I-C-O,那么肯定要有一个试用版本,肯定要有原型,肯定要有白皮书,而且现在投资者要求更多地是要有一个真正的实际使用案例,类似于steemit一样。现在加密货币只有投资或投机交易的功能,所以要有真正的使用的用处,不然很多人不参与这个市场。外面的人看我们区块链行业的人都是骗子,因为我们给别人说区块链技术可以改变世界,区块链是第二个网络革命,区块链的技术可以去中心化、去中介化,也是一个可靠信赖的技术。但现在没有一个实际应用的案例,所以我们要尽快找到这个案例。在这种情况下,恶意I-C-O再出现的话,整个行业就会受到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参与在这个行业的从事者要有社会责任感,更要有一个责任心。融资I-C-O成功不代表项目的成功,I-C-O只是一个开始,以后要真正开展自己的事业,I-C-O是另一个开始的标志,所以我们要真正的进行这个项目。作为Token Fund 我们要找真正有能力、有梦想、有社会责任感的团队,帮助、投资他们。判别恶意I-C-O最简单的办法是看了白皮书以后验证一下这个技术或者这个行业是否真正需要区块链技术,很多项目是不需要区块链技术,但是为了融资,为了I-C-O就写了白皮书,这个项目是肯定是恶意I-C-O,所以要避免这个I-C-O。

    【时点对话·第七问】

    “加密货币的走势一定是向上的”

    时艳强:目前整个区块链的行业都处于熊市,前段时间SEC专员做出拒绝比特币ETF的决定,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人们应该怎么调整自己的投资策略?

    尹喜相: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七问。SEC拒绝比特币ETF这个事情,现在不算是拒绝而是延期,最多可以延期到八个月。所以现在不是一个被拒绝的情况,未来可能会被接受。SEC提出的五个原则如下:第一个价值评估,第二个流动性,第三个托管,第四个差额交易,第五个市场操作的可能性,这五个方面都要达到满足的条件。所以现在SEC忧虑的两点:一个是市场操作的风险;第二个是避免恶意的行为,保护投资者的条件,所以对于这两个方面的准备现在还不太完善。SEC这样的决定会影响比特币和整个加密货币对法币的价格,价格现在下跌,昨天也下跌了很多。但是我们Token Fund 不跟法币比较收益率,我们主要用以太坊、ETF、以太坊来投资。计算收益率的时候我们只跟以太坊比较,也就是说我们关注的是以太坊的数量而不是法币的收益率,SEC的这个决定并不影响我们的投资策略,我们还是按照我们的标准来踏踏实实去做投资。当然我们的法币收益率肯定会下跌,但是我们相信以太坊、以太坊和比特币等整个加密货币的走势在未来肯定是往上走,所以我们不会因为的SEC的决定和比特币价格对法币价格的下跌变得焦躁不安。

    现在整个市场觉得太小了,因为现在整个加密货币市场规模也不到韩国整个股票市场的四分之一,韩国的整个股票市场的在全世界股票市场的占的比例只有百分之二。再跟全世界的股票相比的话,现在加密货币的市场太小了,全世界的股票市场的规模跟全世界的债券市场比较的话也非常小。比债券市场更大的市场是外汇市场,现在传统的资本市场规模非常的大。现在加密货币的市场的规模跟整个金融市场的规模相比的话算是非常小,所以我觉得加密货币市场的发展空间非常大,我们现在短期的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价格的下跌,不会太焦躁,不会太受到影响。

    【时点对话·传承问】

    时艳强:喜相总作为资深的区块链行业布道者,应该接触过很多圈内人士,其中是否有您欣赏和佩服的从业者,为什么?【布洛克科技】目前覆盖15个国家250个城市5000个社群节点用户100万+,希望通过【时点对话】邀请更多的大咖来社群分享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以推动整个行业进一步的发展,如果喜相总引荐两位嘉宾,您会引荐谁来做客【布洛克科技】进行分享?

    尹喜相: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传承问。我之前想过要推荐一些人,但很多我的朋友都已经接受过布洛克科技采访。首先,我说一下比较欣赏和佩服的从业者,我比较欣赏创世资本的丰驰,他已经接受过采访了,但我还是比较佩服他。五六月份的时候他来韩国举办一个活动,我帮他们安排了一下,连接了韩国媒体对他进行采访,那时候我也听到了他对这个整个市场和自己基金角色的想法。他认为TokenFund和传统VC能够提供的力量和扮演的角色绝对不一样,作为TokenFund能给项目方提供的资源非常丰富。他对这方面的研究比较深,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对项目方的管理非常的体贴,他说要提供像亲妈一样的服务。我们自己也是TokenFund,所以要向他们看齐,多多交流和学习,所以我比较欣赏创世资本的丰驰,也喜欢创世资本的整个团队。

    我想推荐的两位嘉宾一位是创世资本的partner. Carrie,也是我的好朋友,他为行业里的项目方提供的资源非常的靠谱,非常的优秀。另一位我想推荐的嘉宾是BLACK HORSE GROUP 的MANAGING PARTNER Brian,他的公司在香港,在香港建立了香港数字资产投资协会,是协会的主席。他对区块链以及数字货币行业里的投资研究的比较深,现在他们的投资做的非常优秀。所以可以听听他们的投资战略,因为他们会英语和汉语,所以投资的项目非常多,他们是连接中国和海外市场的一个桥梁,可以听一听他们的一些投资经验,他们也都是中韩区块链青年协会群里的成员。

    【时点对话•提问一】

    时艳强:近期区块链游戏产业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今日也发布了相关的白皮书,您怎么看待这个行业的投资发展?游戏行业在区块链的发展上有什么优势?

    尹喜相: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提问一。区块链游戏也是我最近非常关注的一个领域,我觉得游戏跟区块链搭配是非常的好,所以我们投资的第一个项目也是区块链游戏项目,叫哈希世界,是中国的清华大学的区块链协会的Foud创始人,他们出来建立的一个进行的I-C-O项目。他们在这个游戏里边可以买卖房地产,也就是区块链房地产买卖平台。因为他们的这个游戏对普通老百姓、小白用户来说,即使不了解区块链技术也可以进入这个游戏。对普通用户来说没有什么门槛,门槛很低,所以吸引用户的时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哈希世界第二个产品真正想做的是数字资产的交易平台,第一次开发这个游戏的原因是要招很多的用户,因为这个区块链游戏的门槛低,是他们开展项目的很好的开始。今天我也看了一篇白皮书,是关于区块链游戏项目,因为之前玩游戏赚不了钱,玩游戏能赚钱的只有职业玩家,但是player这个项目所有的普普通用户一边玩游戏一边获得加密货币,所以我觉得这个项目是非常的新颖,比较有意思,而且在这个游戏行业里面,韩国和中国的这个市场占份额非常的高,除了美国以外,最大的两个国家也就是中国和韩国。中国和韩国两个国家的市场份额加起来占全世界的40%。所以在这个行业里面韩国和中国要合作的地方有很多,我们领先的地方也有很多。现在我们已经领先在区块链的游戏行业里面,我们的角色也非常的重要,我们能做的也非常的多,所以我比较看重区块链游戏行业。

    【时点对话•提问二】

    时艳强:有分析称,现在95%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都是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很少,您觉得未来交易所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尹喜相: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提问二。未来的方向肯定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因为现在中心化交易所的安全方面有很多威胁,现在比特币下跌大的原因就是发生了交易所被黑客攻击的事件,所以未来这个行业要发展,就必须要解决安全性的问题。在安全性这个方面,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比中心化的交易所安全性要高的多,所以未来的方向肯定是往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这个方向发展。但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要面临的问题也很多,要解决很多问题,比如交易量的问题,现在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的交易量非常的低,用户体验也非常的差,所以相对来说,现在中心化交易所受欢迎的原因也是用户体验和交易量方面的优势。最后我想说的一点是两三周之前,Vitalik Buterin以太坊的创始人V神,他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过,他诅咒了中心化交易所。但是我们要记住这个行业这么引人注目,能够这么发展的原因,也有很多是来自于中心化交易所的发展。如果没有交易所,没有交易所这么发展,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也不会获得现在这么多、这么大的关注。所以,中心化的交易所不能一下子就消失,我们要渐渐的、慢慢的去往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的方向走,这样才对。

    来源: 布洛克财经 作者:链上小花
    分享到:

    QQ手机版 火财经 - 数字资产门户网站 京ICP证040051号 Discuz! X3.2 Powered by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