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官方微信 微信公众号 添加方式:
    1:搜索微信号(19999599959
    2:扫描左侧二维码
  • 登录 注册
  • 充值现金
  • 火财经 - 数字资产门户网站

    中国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七年硝烟 谁能"活的最久"?

    2018-9-18 07:55 / 发布者 : admin / 查看 : 564243 / 评论 : 0

    摘要 : 上周,币圈注意力都集中在OKEx**星被“围堵”的消息上,火币精心策划的告别“HADAX”活动,也淹没在用户对OKEx爆仓的讨伐中。数字货币交易所,一度是币圈火热的推手和受益者,如今也成为币圈风险和舆论的承担者。有一些往事,注定要被时间过滤。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无限战争,还远未结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11年,比特币两岁,刚刚进入中国。这一年,杨林科26岁,他第一次知道bitcoin是在朋友的QQ聊天上。在和朋友黄啸宇交流后,两人很兴奋,直觉这是门赚钱的生意。“那时候,我们的目的很单纯。”2011年6月9

    上周,币圈注意力都集中在OKEx**星被“围堵”的消息上,火币精心策划的告别“HADAX”活动,也淹没在用户对OKEx爆仓的讨伐中。

    数字货币交易所,一度是币圈火热的推手和受益者,如今也成为币圈风险和舆论的承担者。

    有一些往事,注定要被时间过滤。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无限战争,还远未结束。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11年,比特币两岁,刚刚进入中国。

    这一年,杨林科26岁,他第一次知道bitcoin是在朋友的QQ聊天上。在和朋友黄啸宇交流后,两人很兴奋,直觉这是门赚钱的生意。

    “那时候,我们的目的很单纯。”

    2011年6月9日,两人一起创立“比特币中国”,总部设在上海市徐汇区飞洲国际大厦。当时,还没有“比特币”这一中文词汇,杨林科们首创了该词,并沿用至今。

    同一时间,李林的中国第二大团购导航网站人人折拿到了第一笔融资,虽然百万元在“百团大战”的背景下,并不打眼。

    这时候的**星,还在豆丁网担任CTO。作为技术宅的他日常追剧,后来,在看美剧《傲骨贤妻》第三季时,意外时发现了比特币。

    杨林科走在国人前面。

    早期意味着增长,也意味着无限的想象空间。

    刚开始时,比特币中国团队只有4个人,每人身兼数职,没日没夜地写代码、充值、提现、维护客户和网站。2012年7月,比特币中国的用户已经可以通过美元、港币和人民币三种货币进行存取款。

    但由于比特币是个新生事物,平台每天的交易量也仅在几十单,杨林科也一直兼职做着自己的汗蒸生意。他一度想要放弃,“赚不到钱”。

    转变发生在第二年。

    这一年,比特币价格迎来第一次暴涨。币价从开始的几百元,突然涨到数千元高位,一部分玩家通过媒体了解比特币后,开始进入币圈淘金,包括比特大陆的吴忌寒、节点资本的杜均、硬币资本的老猫等在内的早期玩家,开始加入这场游戏。

    这当然是比特币中国的机会。

    2012年下半年的时候,还是在弟弟李启威口中第一次听到比特币的李启元,决心离开沃尔玛,加入比特币创业。第二年年年初,李启元以CEO和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比特币中国,这位华人给这家初创公司带来了新变化。

    大量玩家涌入,当时还是一家独大的比特币中国,顺势获取的大量用户。

    平台的全球话语权也水涨船高。11月,比特币中国超越Bitstamp和MtGox,成为世界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正当意气风发之时,火热的市场却迎来了监管。

    2013年12月5日15时39分,为“保障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防范洗钱风险,维护金融稳定”,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比特币不具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流通使用。

    通知一发出,币市大挫,比特币价格直接从7004元腰斩至4521元。

    币圈寒冬开始了,但比特币中国开始了新的征程。

    第二年,杨林科离开管理层。比特币中国业务在李启威的管理下扶摇直上,凭借早期入局的优势,交易量一度达到顶峰,最高时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市场的48%。

    巨大的蛋糕引来了猎食者。

    三足鼎立之势

    就在李启元加入比特币中国后不久,OKCoin币行、火币网相继成立。

    2013年,当时的交易平台中,比特币中国还一家独大,玩家想要买卖比特币,除了淘宝网,一般会选择比特币中国。

    而早已多次听说比特币的李林,也想试着买几个比特币,但他登录比特币中国网站后却发现,用户体验并不怎么友好。于是,他萌生了做一个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想法。

    2013年5月15日,李林购买了域名“huobiwang”,避开‘货币’这一敏感词,起名火币网。

    9月1日,火币网开启运营,主要支持比特币、莱特币两大币种与人民币的交易兑换,早期平台也很简陋,“网站只有部分翻译成英语”。

    几乎同一时间,OKCoin币行创立。和火币网上线两个月便获得天使轮投资类似,OKCoin创立之初,便获得了Tim Draper和创业工场的100万美元天使投资,也同样含着金钥匙出生。第二年,公司获得策源创投和曼图资本等风投公司1千万美元A轮融资。

    后来,**星回想起第二次融资时,感慨:“在没有融到钱的时候,我觉得公司经营很困难,后来融了1千万美金,发现我们更困难了。管理问题、方向选择等等,带来的更多是挑战。”

    不过,早期扩张带来的喜悦,掩盖了挑战带来的负面影响。帮助OKCoin扩张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团队集齐了众多人才,他们后来大多叱诧币圈。

    其中就包括赵长鹏、何一和段新星。

    赵长鹏原来是Blockchain.info的干将,**星接受何一的建议,把赵挖过来后,让其负责公司的技术部兼国际市场项目。

    “我可以预测到,OKCoin会是比特币行业内的领头羊,它具备成为领头羊的全部元素。能够支撑并驱使我们持续前进的就是我们对比特币的信仰,我们会成为比特币领域的谷歌,没有一个在这里工作的人不是朝着这一个目标前进并奋斗的!”

    这是赵长鹏当年的豪言壮语,恍如昨日。

    当年,**星、赵长鹏和何一被称为OKCoin的“铁三角”。

    赵长鹏进入OKCoin的引路人正是何一。

    2014年,何一在OKCoin负责市场,“曾经和赵长鹏在OKCoin一起共事了10个月,他的技术能力、人品都了如指掌了。”后来,币安成立,换成赵长鹏拉何一入场。“当年我挖他进OKCoin,现在他挖我加入币安,也算扯平了。”

    所以说,人生真的是由巧合组合而成的戏剧,你来我往,互相映照。

    即使在早期开疆拓土阶段,平台竞争也并非风平浪静。

    “就一件事情,同行之间经常互黑,隔空对骂经常出现,”当时还在OKCoin市场部任职的张珺表示,“但生活中,大家还是好朋友,也能撇开争论一起撸串。”

    在这样竞争氛围中,何一策划了一场后来让大家记忆深刻的活动——“OKCoin与你·北京一夜”。

    每位参会者收到一套黄太吉套餐,边吃煎饼边听嘉宾讨论比特币,“现场还来了一位唱衰比特币的专家,登台大谈比特币的不合法性,有人非常激动,甚至把手里的煎饼扔到台上,引得大家笑成一团。”一位亲历现场的后来分享。

    而正是这时候,薛蛮子开始了解比特币。

    2014年9月,在转发一条比特币相关微博几天后,薛蛮子揭秘说:“老汉我买的是瑞波币(XRP)!”文末,他还大声呼吁:“这不是一个投资机会。这是一场革命。” 

    这的确是一场革命。

    三家打法各异

    业内人士认为,早期围绕比特币进行商业变现其实主要有以下几类:一是生产,即与挖矿相关;二是交易,也就是交易平台;三是支付,因为比特币的无边界性,是很好的低成本跨境支付方案。

    早期三家交易所竞争也主要围绕这三大板块展开,只不过从时间线来看各有侧重。

    比特币中国占据先机,一时坐上了全球比特币交易的头把交椅。2014年秋天,比特币中国的交易量达到顶峰,最高时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市场的48%。

    紧接着,莱特币逐渐被投资者接受,成为仅次于比特币、全球流通市值第二的虚拟货币,当时圈内还流行着比特金、莱特银的说法。

    由于率先开启莱特币交易,OKCoin占据了不少市场份额。另一方面,Mt.Gox的倒闭,也给中国平台带来了机会,交易业务逐渐向海外拓展。

    除此之外,三家也开始在比特币支付展开布局。

    比特币中国创立之初,愿景是“未来每个人都使用比特币”,使命定位于“向全世界提供最可靠、最便捷的数字货币服务”。“比特币的落地应用”是该平台一个重要的方向。

    2014年10月21日,比特币中国矿池正式上线,作为比特币中国矿池、交易、支付三位一体鼎式格局中的一足。


    除了矿池和交易业务,比特币中国还在当年11月,正式上线了支付平台极付(JustPay),与多家电商合作,接入比特币支付。几乎同一时间,比特币中国聘请前支付宝首席分析师戴庆祝,作为公司联合创始人和首席运营官。这一次聘任,还被大家看作“比特币中国想寻求快步涉入比特币在线支付业务的一个信号”。

    雄心可见一斑。

    同样打出一手支付牌的还有OK。

    2014年11月,OKLink上线,主打国外跨国转账业务,很快覆盖20多个国家,主要客户是全球中小型金融参与者。为此,OKLink还发行了与美元严格挂钩的OK Dallar。

    当时的OKLink,自称国内第一个商用区块链技术应用,由钱包、保险箱、商家工具、开放平台等几部分组成。

    除了支付和简单的交易服务,OKCoin成立之后也在不断拓宽交易边界。

    2014年,OKCoin开始陆续提供各类金融服务工具,比如比特币虚拟期货交易、点对点借贷、保证金,以及多重签名的比特币钱包。

    但这一年,比特币价格持续低迷,市场传言其中的重要推手是交易平台,他们在没有100%准备金的情况下,开启融资融币业务,部分平台甚至参与做空,从中获取利益,引发大家对做空机制、融资融币的讨论。

    2014年5月6日,国内5大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比特币中国、OKCoin、CHBTC、BtcTrade),宣布采取“一致的自律行动”,为避免过于投机,不再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杠杆交易,并统一交易费率。

    但是仅过一个月,6月15日,火币网推出子平台bitvc,重启融资融币;6月21日凌晨,OKCoin官方微博发布公告,跟上火币网的步伐,推出“币生币”,重启融资融币业务。对此,OKCoin何一表示:“五大交易所是有过协议,停止融资融币,我们本来打算在国外网站重启,但同行率先开了,大家没强烈反对,我们就连夜炒了碗炒饭出来,行业竞争就是这样不进则退。”

    在竞争与利益面前,此前的自律声明,显得有些尴尬。

    火币网之前,交易平台赚的是手续费,但火币网一上线,李林就昭告天下,永久免除手续费。这一举措独辟蹊径,带来的影响是:火币网一经推出,用户量便扶摇直上。

    2014年9月13日,火币网一周年

    在竞争对手不断拓展业务的时候,火币也开始以交易为核心,拓展版图。

    “火币网的业务链十分明晰,从最核心的交易切入,兼顾比特币上游的生产“挖矿”、比特币储存理财、支付应用,形成了一条全产业链的服务。”李林曾说。2015年,火币网参与推出工具类服务解决方案财猫,主打工具类服务解决方案。

    比特币中国的领先优势逐渐被赶上,火币网、比特币中国、OKCoin三足鼎立之势渐成。

    无论是主打免交易费和火币网,后来前瞻币币交易的币安,还是“挖矿即交易”的FCoin的崛起之路,大都应证了,哈佛商学院迈克尔·波特教授的那句话:“挑战者必须找到不同于领先者的新竞争方式以取得成功。”

    2014年到2015年,除了火币网、比特币中国、OKCoin,三大交易所提供比特币、莱特币的交易,在另外一个战场,还有几家主打山寨币交易,比如名气最高的元宝网、比特时代和聚币网。

    2013年7月,元宝网前身元宝汇交易所开放交易;11月,元宝联交所上线。作为早期山寨币的集中地,元宝网开创了很多虚拟币的玩法,比如首创平台币元宝币,支持人民币买卖;将元宝币作为游戏、手机话费的充值货币。

    除此之外,平台还上线了元宝汇股票,元宝小贷则直接将当比特币、莱特币和元宝币作为数字资产,支持质押换取人民币,相当于一家P2P网贷平台,只不过标的变成了虚拟币。

    “我们目前定位于华人用户。”元宝网创始人邓迪曾在Inside Bitcoin国际会议演讲中表示,“我们还做了元宝银币,用来奖励用户的慈善的行为。”除了元宝币,该平台还聚集了大量山寨币,如名车概念的特斯拉币、个人品牌的小咖币,甚至各种概念:随享币 、储备币 、公证币等等。 

    “大家去元宝网,主要因为那里有百倍币、千倍币,现在回想,当时的币简直就是白菜价。比特时代那时候有瑞波和恒星,价格也才2~3分。”早期玩家小A回忆说,造富效应吸引了一大批玩家在平台交易。

    除了元宝网,比特时代同样是山寨币的聚合地。

    比特时代本来做的是媒体,后来才顺势开启了交易板块。“我们进入圈子后,有了一定的人气,布局交易所就变得相对简单。”黄天威说。

    左手媒体、右手交易所的策略,让比特时代在熊市中能持续经营,并抽出资金布局微厨、好礼、电商等产品。除了山寨币上币快,比特时代一个重要动作是盘活了部分没有流动性的山寨币。比如将交易停滞的联合币、苹果币、诺尔股、幽灵币、比利股五币合一,形成新的众合币MergeCoin,简称MGC。

    另一个平台,聚币网则名副其实。

    “当时聚币是‘大*’,很多垃圾山寨币,动不动几亿、几十亿的总量,最低几毛一个,庄家也不用拉盘,天天高高兴兴地砸盘收钱,单机币满天飞,还有专门的财团刷交易量。”早期玩家小A这样回忆。

    新秀轮番上阵

    进入2017年,投资数字货币暴富的猎奇新闻增多,更多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出现,角逐之势越发激烈。

    2015年赵长鹏离开OKCoin后,在上海创立了比捷科技,专注交易平台的开发,为交易平台提供技术支持。去年年中,1CO开始在国内盛行,赵长鹏觉得自己做平台的时机来了。

    “现在有这个机会,时机也成熟。如果我不做这件事情,过两年,我会问自己‘如果不做这个,我这辈子还想做什么呢?’”

    有人说赵长鹏只花了两天时间,带着团队写出了20页的白皮书,筹集了1500万美金。7月14日,币安在上海创立。

    郭宏才后来回忆,币安创立前筹资,少有人搭理。早期因为竞争者众多,知名度低、交易量少,众筹币安的BNB在7月末8月初的这段时间,一度处于破发的边缘。“当时我领进去投币安的朋友亏了,来找我闹事儿”。

    赵长鹏压力很大。

    后来,他在一篇自述里说,“他们早期都投了币安的1CO,纯属对我的支持。他们投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知道1CO是什么东西(这是我非常不推荐的一个投资方法)。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他们都没有卖过BNB。”

    再然后,监管消息传来、币安前瞻的币币交易,带来令人欣羡的营收,币安“短短几个月内成为全球第一大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一点不在资本的计划里,甚至也不在币安团队里。”回顾此前的采访,只有何一斩钉截铁地说,币安会成为全球第一。

    币安很快成了全球第一。

    再然后,今年5月,FCoin带着“交易即挖矿”风风火火登场了,“上线短短半月,交易量不但雄踞全球榜首,还超过第二到第七名的总和。”盛名之外,FCoin面临更多非议,比如频繁发布公告、FT价格跳水、币改失败等等。

    不过,FCoin带来了一股“挖矿潮”,更多的交易所步其后尘,纷纷推出交易即挖矿。

    比特币十年,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这条赛道上,中国选手的起跑线并不落后,甚至一度领先世界。

    从比特币交易,让比特币中国独领风骚,到上线莱特币,让OKCoin迎头赶上,再到以太坊,让云币触摸纳斯达克,山寨币成就了多家交易平台。

    分享到:

    QQ手机版 火财经 - 数字资产门户网站 京ICP证040051号 Discuz! X3.2 Powered by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